中共黔南州纪律检查委员会-黔南州监察委员会
搜索
icon

当前位置:首页 > 工作之窗 > 廉政教育 >正文

【史海钩沉】布依女“孟获”程莲珍


程莲珍不平凡的经历,传奇性的故事在贵州省黔南州惠水百姓中广为流传她就是当年毛主席亲自指示释放的女匪首,后来成为惠水县政协委员、常委,为五十年代清剿残余土匪和家乡建设事业做出了有益的贡献。

图为  惠水县政协四届一次政协常委合影 (前排左五为原女匪首程莲珍)

1995年1月15日,毛主席的儿媳邵华、孙子毛新宇专程来贵阳,会见程莲珍及其女儿、外孙女三人在金筑饭店宴请并照相留念。程莲珍的外孙女周小蕖对毛新宇说:“谢谢您爷爷当年放了我外婆!”

程莲珍出生在贵州长顺县凉水乡的一个农民家庭,年轻时天真活泼,相貌秀丽,在布依族姑娘中十分出众,到了十七八岁时,来家里说亲的人接连不断。老人为图安静,让她到惠水县亲戚家去回避一段时间。

在惠水,程莲珍认识了长顺县水波龙乡大地主陈家的少爷、在省城读过书的陈正明。随后陈正明不怀好意,依仗权势,强行将程莲珍挟持到他家,成了他的三房小老婆。程莲珍聪明伶俐,倍受陈正明宠爱,成了管家。但事隔不久,陈正明突然暴病身亡。  

1949年11月贵州解放后,程莲珍得知共产党解放军的政策,要去投靠人民政府,但被国民党残匪阻拦,被迫率手下人马为匪,并被委任为匪部头目,参加攻打人民政府。股匪被消灭后,她却隐蔽顽抗达三年之久。

剿匪部队继续发动群众,开展政治攻势,进行周密侦察,于1953年2月在群众的举报下,程莲珍在龙里县被人民解放军抓获。当时,批准杀人的权限很宽,只要是土匪中队以上的骨干分子,就可以“先杀后报”。对这位特殊人物,军区首长认为把程莲珍押送军区大操场审讯后再杀不晚。可是,在军区党委讨论对程莲珍的处理时,却出现了两种不同的意见:一是主张杀,认为党的政策是“首恶必办,胁从不问,立功受奖”二是认为她是一个少数民族妇女,主张不杀。两种意见在大会上没有得到统一。

当时正值贺龙同志在贵阳花溪,军区领导向贺龙同志汇报这个情况。贺龙同志说:“现在有个政策叫‘宽严结合’,要有宽有严。当前不是杀少了,而是杀多了,能不杀就应当不杀为好。”

这件事迅速反映到中央,毛主席知道后立即制止说:“不能杀,应采取七擒七纵的办法。”1953年4月西南军区参谋长李达到达贵州,在军区召开的会议上,传达了毛主席的这一指示,他拿着毛主席的批示说:诸葛亮擒孟获,还七擒七纵我们共产党人擒到就杀还行?对程莲珍不七擒七纵,两擒两纵行不行?三擒三纵行不行?反正不能一擒就杀。共产党人应该有比诸葛亮更广阔的胸怀,更伟大的气魄。程莲珍是少数民族,有些地方土匪问题是与少数民族问题联系在一起的,贵州有那么多民族要做团结工作,她可以做当地少数民族的团结工作。

在党的统战政策和民族政策的感召下,程莲珍最终归向人民,她积极配合剿匪部队作了散逃土匪的争取工作,挨家挨户地动员匪属劝说自己的亲属不要再隐藏顽抗,只要不与人民为敌,放下武器、投靠人民,政府就会宽大处理。许多匪属亲耳听到她的宣传,亲眼看到她受到政府的宽大,逐渐相信共产党、解放军,积极动员自己的亲人向人民政府交枪投诚。对个别顽固分子,程莲珍还冒着生命危险,同剿匪部队一起去搜山。

对程莲珍主动赎罪的积极表现,党和政府给予了肯定。惠水县委经过审慎选择,确定将她安排在姚哨区附近布依族聚居的三鼎寨。还从青岩一农民家将她失散多年的亲生女儿陈大莲找来与她团聚。1960年党和政府安排她惠水政协委员。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她还担任了县政协常务委员,她的女儿陈大莲还当选了县人大常委会委员,母女与县的各界人士共商国家大事,为发展全县经济建设做积极贡献。

程莲珍时常感叹:能过上这样幸福的日子,是毛主席给我第二次生命,党的统战政策、民族政策好啊!

(惠水县纪委监委)


上一页

上一篇

【史海钩沉】明代名宦邓廷瓒

上一页

下一篇

【巡察故事】隐藏在菜单下的公款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