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业务工作廉政教育
【史海钩沉】我在平越县城参加了红军
文章来源:黔南州纪委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2019/10/16 09:39:35

曾参加过红军的粑粑箐农民周华清.png

曾参加过红军的粑粑箐农民周华清

民国22年,22岁,一家老小住着一间又窄又矮、用竹编编成板壁的茅草房。为了养家糊口,母亲常在家门前的路口边烤粑粑卖。我也常外出做些小生意赚点钱来贴补家里,不料在一次外出做生意时,被平越(今福泉)专蜀抓去保安团当了保警兵。

民国25年的古历正月初一,红军占领牛场,正向平越县城方向开过来时,专员兼县长聂洸惊惊慌慌召集我们保安团开紧急会议,部署守城工作,我被安排在北门狙击红军。当天晚上,雪下得很大,天气又冷,我们守城的保警兵个个被冷得上下牙齿直打架,抵耐不住,叫了几个哨兵看守,我们就到城里找火烤去了。临近天明,城北枪声大作,我们才慌忙跑回去,当时,红军部队就要抢占北门城。我们跑上城楼开枪抵了一阵,看红军来势凶猛,不敢应战,丢下枪支,调头就往东门方向逃命,聂洸也带着他的几个贴身卫兵往东门方向逃过来,这时,城门里被惊慌外逃的老百姓堵得水泄不通,聂洸慌忙爬上城墙,准备翻墙逃走,追来的红军一枪击中了他的肩膀,接着又补了机枪,聂洸当场就被打死,我跑到东门后混进了老百姓当中跑出城外,转脸看红军没有向我追来,就急忙把身上的保安服脱掉,又夹杂在老百姓中返回城里,当时我害怕极了。红军进攻县城后,打开了县政府和大富豪的粮仓,把粮食分给老百姓。当天,还揪了城里的几个来不及逃跑的大恶霸进行镇压,红军还在城里许多围墙上用红土写上“打倒土豪劣绅”、“本军不拉夫、不派款、不扰民”、“红军是工农的队伍”等十多副标语。看到红军的这些活动,我才知道红军并不是那种“土匪、共产共妻,专杀人放火”的队伍。

当时,就萌生了参加红军,跟他们一起去打那些专门剥削穷人的地主老财的想法。第二天,我走到街上,听到红军在向群众宣传党的政策,动员大家当红军。我暗下决心,要痛改前非,毫不犹豫的报名参加了红军。

初三早上,我跟随着部队从城西北门出发,为表示我当红军的诚意,我把当保安团时穿的鞋脱甩了,学着红军穿草鞋。经过谷基、干螺丝、哲洞、下坝几个寨子后,队伍开到我的家乡粑粑箐时,与从牛场方向来的另一支队伍回合一起。由于天上下着雨,人增多,路上的稀泥巴被踩得将近一尺深,每个人的身上到处都沾满了泥浆。路过我家门口时,看到我母亲正在烤粑粑卖,当时我身上背着行军用的被子和衣服,想到家里穷得很,连床像样的被子也没有,我这么一去,不知何时才能回来,于是就装着背不动的样子喊我母亲:“大伯娘,我的背包背不动了,留给你家吧!”,话刚说完,我身旁的一个战士,见我像似有点吃力,赶忙说“你背不动,拿来我帮你背”。说着就把我的背包接了过去。母亲看见是我,大吃了一惊,想对我说些什么,但看到我是跟着红军队伍走的,也没敢开口,顺手递给我两块粑粑,我接过粑粑,递给母亲两块铜板,含着眼泪告别了母亲,跟上了队伍。队伍开过仙桥、大麻窝、茅草坪直抵清水江,清水江对岸两边地形先要,清水江中水流湍急,我是坐在小船上渡过清水江的。由于人多,船少,水又冰冷,为了使队伍赶快过江,还搭了一座浮桥,过了清水江,就进入了龙里县境。几经周折,又到了威宁、毕节、赫章等地。一路上,我们所到地方,除对那些作恶多端的国民党自卫队和土豪劣绅进行镇压外,还在贫苦百姓中宣传革命真理。行军中,生活非常艰苦,经常是饭吃不饱,觉睡不好,只要一停下来住宿,有点休息时间,大家都把在大富人家哪里搜来的那些破旧蚊帐、帆布、衣服拿出来撕成布条条打草鞋,以备行军时用。开始我还不会打草鞋,经过战友们的多次指点,慢慢地也就学会了,而且打出来的草鞋,穿起来也很合适。

后来,我们的队伍又转战到四川省的可乐等地,经常遭到天上的飞机轰炸,地上的国民党部队围追堵截,不知打了多少次仗,也不知有多少战友受伤和牺牲。在瓢儿井的一次战斗中,我们队伍被飞机轰炸,死伤惨重,跟我一道的几个战友也被炸死。目睹这一惨景,我害怕得发抖,队伍被打散后,我与队伍失散,当时,我孤苦伶仃,又身无分文,一路上慢慢的讨饭回家。经过一个多月的波折,于当年的古历五月初八回到家中。

中国工农红军在党和毛主席的领导下,经历了几十年艰苦卓绝的斗争,终于取得了革命胜利,使广大穷苦人民获得了新生,成了国家的主人,每当我想起我也当过红军,为中国人民的解放出过一点力时,我感到很自豪,但想到自己因与队伍失散就回了家乡,没有继续寻找红军队伍,内心也感到无比的遗憾。

(福泉市纪委监委)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