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业务工作廉政教育
【史海钩沉】红军到谷汪深的印记
文章来源:黔南州纪委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2019/10/16 09:32:56

民国24年正月十五刚过几天,我们寨子谷汪深来了七八个人,是生意人的服装打扮,有老的也有十五六岁的,他们带着猴子和狗,当时我们寨子只有十余户人家,人口不多。那天,一个生意人推开了我家虚掩着的房门,伸进头对我说:“老板,我们只是耍猴戏的生意人,想在你们村耍两天猴戏,不收你们的钱,只管给碗饭吃就行了”,并请我到各家各户去借些米来,帮他们煮饭吃。我照着他的话到各家各户去借了米,不够我就全部垫着。他们斯斯文文的样子,我估摸是好人,就帮他们煮饭、炒菜,还割了腊肉炒给他们吃,他们便叫我和他们一起吃。

饭后,他们在我家院坝里表演了猴戏,还出演了狗冲锥。晚上,他们借住在寨门口的碾房里,寨上很多人家的娃儿跑去碾房里看热闹,那些耍戏人拿出-些糖散给娃儿们吃,让他们摆寨子里的人和事,打听哪家田土多哪家田士少,哪些人家富哪些人家穷,哪些人家好心哪些人家坏,哪个当保长甲长等等,还用笔记在本子上。

耍猴戏人走后不到一个月,红军就来到了我们寨子里。听说红军在狗场坝时,把我们谷汪深赶场的王贞林找了去带路。红军从狗场坝买了些大金竹抬回来,在谷江深新渡口架起了一座浮桥。我们寨的教书先生罗治民(当时叫罗仲武)还以为红军是黔军,是贵阳黄团长的军队,(敌五十三师三五四团,团长黄道南一一编者)害怕得跑到渡口去接。红军看到罗先生戴着博士帽。穿着长衫,就不太理踩他。假言说他们是黄团长的人。罗先生看见队伍越来越多,他们的刺刀擦得亮晃晃的,心里非常害怕,不知是什么人,又不像中央军那样凶神恶煞,罗先生便领着部队到了村里后,就悄悄抽身溜走了。

红军来到谷汪深那天是农历三月初三,进寨子时好下午五点过钟了。当时由于受国民党的反动宜传和污蔑,红军还没来到,村上的人大部分都躲起来了,红军到了谷汪深,把营部扎在当地富户熊耀衡家堂屋里。还安装了电话机,门前安装了两挺机枪把守。接着,红军在谷汪深的卡门、窄狗岩两个要隘设了两个卡子,构筑了防御工事以防大路坪方向的敌人偷袭。

红军到谷汪深时正值清明节前两天,我到翁初去上坟去了。听说红军在谷汪深起起散散呆了七天,是在谷汪深过的清明节。还听说红军来到时,谷汪深保长熊跃章以为是黔军黄团长的人,没有来得及跑出去,被迫给红军做饭吃。晚上,熊耀章假说到房圈舀甜酒给红军化水吃,就乘机从后门溜出去跑了。

红军在谷汪深时,还用谷草扎成刷子,蘸石灰水在各家各户的板壁上写下了很多大幅标语。我回家来时看得很清楚。记得的是:“打倒土豪,打富济贫”。“打倒土豪劣绅,活捉王家烈”。

回家后,刘第园里大摘菜,发现了用箩筐装着的一挑猪肠,是他们给我留下的。没有走的人说,在红军中还看见了前些时来我们寨演过猴戏的两个人。我估摸他们就是红军的探子,那些肠杂是他们给我留下的。

(福泉市纪委监委)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