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业务工作廉政教育
【史海钩沉】红军二过干塘 留下红色纪律印记
文章来源:黔南州纪委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2019/10/16 09:28:44

【史海钩沉】 红军长征二过干塘 留下红色纪律印记.jpg

 红军长征二过干塘 留下红色纪律印记

中央红军四渡赤水节节胜利,随即回师遵义,南渡乌江,直逼贵阳。主力飞渡南明河望东而来,一部进击福泉、瓮安造成东进湘西之势,却悄然折回。全军进驻洗马、老巴香、新巴香各寨,摆开似有出击贵定、福泉往东而去的阵势。蒋介石不明实情不敢枉动。为此,红军得以进行休整。

一九三五年四月七日,中央红军一支队伍从半坡经木姜寨,一支经贵定县新巴老冒沟,经下冲垭口,分别进驻巴香各寨。一队进驻贵定县新巴镇干塘,先遇朝阳公即询问:“哪里有坡垭子”,经指引有十余人到老虎坳荒草坪搭帐篷设哨。得知族间有人躲避,红军领导找到广廷公几人,说明红军是共产党领导的工人农民的军队,纪律严明,爱憎分明,只打土豪恶霸,不抓丁,不扰民,更不欺压老百姓。得知广廷公有文化,就把红军的纪律条例给广廷公看(据说有:“三大纪律,六项注意”),还劝说广廷公参加红军,红军队伍很需要文化人。但时有老小如何能走,多年后广廷公谈起还感叹不已。经解释族人们陆续回家,红军杀族间首富陈广荣的猪,还把肉分给各家。饭后,有的缝补衣服,有的问族人要谷草打草鞋,妇女们看了也主动帮忙。战士们只在火塘边、堂屋、楼板上随便歇息。

驻扎在这一带的红军,有的第二天半夜就出征了,有的第三天以后才上乐邦,分别往马场河、喇旁方向而去。

驻扎干塘的红军临行只拉走首富陈广荣公的一匹大马,其他人家秋毫无犯,反而送碗、盆等物件给族人。族人有送米、送草鞋、送布鞋给红军的,红军收了,但要给钱,族人坚持未收。

一九三六年一月二十六日,由贺龙、萧克、关向应、任弼时、王震等率领的红二、六军团从福泉进驻大麻窝(有一部经过光明)撤了地主万家的房屋到清水江搭浮桥。全军进入水尾分别从老冒沟、半坡进驻巴香各寨宿营。时值大年初三,红军多达三万余人,但纪律严明,不扰百姓,秋毫未犯。

入住干塘的队伍比上次人多,自行埋锅造饭,入住各家客套有礼,主动宣传红军的政治主张。入住陈文绅家的战士见其母子在推磨主动帮忙,见其家贫送了一床毛毯(后被保甲收走不知去向)。

红二、六军团的伤病员较多,得知陈朝阳、陈朝海弟兄二人是中草医师,便把重伤员筱贵托付给二人医治。其伤口溃烂,全身浮肿,走路困难。红军走后,留住在陈朝海家,经全力施救终因不治而离开人世,见者无不流泪。族人将其草草安葬在朝天洞门口,其忠骨永远留在长征路上的干塘寨。生前,他只说是湖南人,至今,族人谈起,仍然哀叹不已。更有一名留在老冒沟的伤员也因不治而殒,群众将其草葬于下冲秧地边。没有人知道其姓名,现今也无人记得他的墓穴位置。

所幸的是有一名伤员留驻木姜寨六公家,伤好后在木姜寨住了好些年。后迁到开阳落坝田居住,解放后回湖南,文化革命初还到谷兵大队要过证明。

红二、六军团在干塘写了两条标语。

第一条是:“红军和穷人是一家人”

写第二条时:正好族人朝斌公路过,写标语的红军战士即刻按其装束画了一个头戴斗笠,肩扛锄头,穿对襟衣且束带,挽着裤脚,脚穿草鞋的农民,随即写出:

“武装起来打倒土豪分田地”,落款为“红二六军团宣”。可惜都因房屋变迁而不存在了。

红军长征过贵定县新巴镇,写的标语上百条,是一笔厚重的红色文化,可惜现在仅存四条。

红军留下的物件,有的早年收集而去,多数已散失无存,实为憾事。

红二、六军团离开新巴后,分别由老巴香、洗马、乐邦至喇旁南进,经一年转战到达陕北,与中央红军会师。

(贵定县纪委监委)



分享到: